湖南安全教育网
您当前的位置是:主页 > 新闻动态 > 教育频道 >

大山深处,我的爷爷

编辑:   发表时间:2020-05-02 07:31    来源:湖南安全教育网   浏览数:

    爷爷祖辈一直都是务农,倒听说奶奶是地主家的女儿。爷爷有三兄弟,家境贫困,祖辈们只留下一处可以容身的土砖房。我也是在那个地方长大,直到上大学的时候,我家才开始砌房子。每当春耕时节,门前的田地有泥土翻新的味道,晚上那种清香飘进只有纱布遮挡的窗户,让人睡得格外香甜。爷爷自己种了一片山林,还种了一些竹子。这些都是有用的,我家砌房子的时候,爷爷卖掉了一半的树。叔叔结婚的时候,爷爷又卖掉了一半的树。

    农民自然以耕地为生,爷爷是再勤快不过的好劳动。早上天还没有亮就背起锄头在田里挖。到中饭时,奶奶便会指令我去叫爷爷回来吃饭,于是我就冲出去,亮出嗓子大喊:“爷爷、爷爷,吃饭了!”田野开阔,是练嗓子的好场地。不过一会儿,爷爷便会扛着锄头回家,奶奶总是会骂他套鞋也不脱,踩着泥巴就回来了。爷爷总会笑呵呵的说:“老师傅,说的对!”却从来也没有改过。爷爷种了许多庄稼,他还会把田挖成池子,养鱼、放鸭。总有忙不完的活,可是总便宜了别人。不管是鱼还是庄稼,年年都被别人偷了去,这时候奶奶又会骂他:“一天到晚在外面挖,都是帮别人做事。”这时候爷爷还是会笑呵呵的说:“没关系,总归是吃不了那么多的。”然后又继续忙活了。

    爷爷舍不得花钱,他的衣服总是左一个补丁,又一个补丁。在他衣服的内里口袋内有个“塑料袋钱包”,他总是把零钱折的整整齐齐,小心的放进口袋。爷爷种了许多菜,他会把菜洗的干干净净,摆的整整齐齐。每次赶集回来,爷爷总会骄傲的说:“今天的菜又卖光了!”记得有一次,爷爷为了多卖一点菜,就坐车去镇上卖,我那天上学和他坐同一辆班车。我找到座位坐了下来,爷爷却拿块扁担坐在了地上。我说:“爷爷,还有座位,您坐上来嘛。”爷爷说:“没事。”老人家的想法有时候不太一样,我也就没有说话了。爷爷比我先下车,他说:“这妹子的钱我出,一共多少?”售票员说:“18.5。”爷爷给了售票员18块,售票员说:“还要5毛。”爷爷说:“我是坐在地上,你帮我少5毛。”售票员说:“不行,老爷子!”我连忙站起来说:“爷爷,我来给吧!”爷爷看了我一眼,又对售票员说:“就少5毛,有啥不行的。”后来司机让他下车了,售票员还在那嘀咕着什么。当时我很沉重,也很心酸,也许人们都会觉得我爷爷小气。但我不一样,他为了省5毛钱,宁愿坐在地上,可他没有少我的那一份。我一直都没有乱花钱,可是上高中的时候,手里头有一些钱,再加上长大了会有些小心思,有时候也会大手大脚。当下那种情形像是在我头上给了我重重的一锤,许久都反应不过来。   

    有一个暑假,我爸妈正为我的学费发愁,我爸说:“实在不行,先到你爷爷那借一万块钱。”爷爷听闻我学费凑不齐,对我说:“我等下就给你去取。”吃过午饭后,正是烈阳当空,爷爷戴着斗笠准备出去,我问:“爷爷,你去干什么?”爷爷说:“去取钱。”我说:“不着急呢,还有个把星期才开学。”爷爷说:“取出来给你,不然到时候就忘了。”这一点我随我爷爷,有什么事情,一定当下就解决,不然我会浑身难受。看着烈日下的爷爷,我在心底暗暗决心一定要有出息,对得起爷爷对我的好。

    爷爷现在80多岁了,身体一直很康健。一方面是因为爷爷一直喜欢喝点药酒,另一方面爷爷总是在田间劳作,没有停歇过。长大后,我很少回去看爷爷了,其实心里也是很愧疚的。

(陈敦旭)
责编:左文方


  • 奉献爱心 挽救生命
  • 大山深处,我的爷爷
  • 坚守学校疫情防控一线的“巾帼指挥者”
  • 锁石镇中心学校:系好“安全带” 绷紧“
  • 罩“我”返校平安
  • 湘钢三校教育集团主题党日活动:疫情防